90
2013年第 51 周; 日期: 2013-12-20; 责编:甄梦莹4915259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

牛奶涨价背后的深度思考

  今年4月以来,国内乳企连续3次提价,奶价迅速飙升。袋装奶从1元涨到1.4元,用了足足3年时间;而从1.4元涨到1.8元,仅仅用了3个月。奶价迈进“2元时代”已为时不远。为何我国牛奶这么贵?1杯奶到底需要多少钱?奶价飙升的背后有没有“虚高”的成分?

中国牛奶为何这么贵

  据统计,我国生鲜乳价格已经由2007年的2.25元/公斤快速上涨至今年的4.5元/公斤,翻了一倍,高出世界平均水平三分之一左右,奶价之高排世界第四位。原料奶价格较高的重要原因就是养殖成本太高。奶牛消耗最多的是饲草,而由于我国本土牧草质量低下,导致优质牧草大量依赖进口。比如,苜蓿是提升生鲜乳产量的主要因素之一,伊利、飞鹤等大型乳企所用苜蓿中的进口苜蓿比例高达90%。此外,奶牛养殖集约化水平和效率低下,也抬高了一杯奶的成本。原料奶价格高居不下是乳制品行业整体价格偏高的主要原因。
  2012年,我国从新西兰进口一吨原料奶粉,价格为2.4万元左右,而从本土收购奶源,一吨的成本则需要3万多元。
  原料奶价格虽然偏高,但还占不到成品牛奶价格的一半,加工流通环节的成本还要更高。过多、过频的检测是中间环节成本快速上涨的主要原因。
  以伊利集团为例,2012年一杯奶从生鲜乳到成品出厂,需要完成的检测指标累计达899项。飞鹤乳业甘南工厂每天12个批次产品的检测费用在6万元左右,一年的检测费用就要2000多万元。高强度检测还间接增加了许多成本。比如,为了通过国家新一轮QS认证,企业不得不购买国外动辄几百万元的检测设备。伊利集团在这几年已经累计投入5亿多元配置各类精密检测仪器1100多台。飞鹤乳业表示,一个300多人的工厂,目前检测人员已接近100人。
  部分企业表示,检测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已经由过去的1%左右提升至近10%。2012年我国乳企的检测费已是乳业发达国家的10倍左右。
  奶成品出了厂,通过流通环节再到消费者手里,加价幅度更大。批发价130元,进了超市就卖218元,提价幅度67%,这是某款国产奶粉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实际销售情况。
  乳企普遍反映,近年来“进店费”乱象已经愈演愈烈,许多超市、大卖场向供货商们收取各种高额附加费用。一款奶粉的供货商赵先生说,如果要进入当地的一家大型超市,首先需要向每家店缴纳条码费1750元,每年6个节日的节庆费约2万元,货架陈列费每年2000元/组,堆头费、展销费每年3000元。第二年除了要继续缴纳此前的费用外,还要交每店5000元的合同续签费。算下来,这款奶粉每年想要摆上该超市在哈尔滨7家门店的货架,先得缴纳附加费用近20万元,占到利润的10%。此外,超市促销员每销售1罐奶粉,赵先生就得给他7%的提成,再给超市返点26.4%。“如果只收正常费用的话,这款奶粉不会超过200元。”
  黑龙江某品牌乳业公司说,受不断增加的“进店费”影响,公司产品的流通环节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已经上升至40%至50%,要比正常情况高出至少20个百分点。

“奶荒”加剧抢奶潮,助推牛奶价格上涨

  自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,奶源市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火爆过。今年以来,内蒙古、河北、山东、黑龙江等牛奶主产区陆续出现高价争抢奶源的现象,波及光明、君乐宝、蒙牛、伊利等多家企业。伊利集团原奶事业部负责人介绍,在锡林郭勒盟的多个旗县,一些来自天津和石家庄的企业通过现金结算的方式,以5元/公斤的价格抢夺伊利集团固定奶源,比当地每公斤平均收购价格高出0.5至0.75元。大部分奶牛小区都和企业有固定的供销合同,但是在这次抢奶潮中,“抢奶”企业甚至直接说服奶牛小区撕毁原有合同。东圪梁奶牛养殖小区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,与伊利集团的供奶合同到2016年才结束。但今年5月份,东圪梁小区就违约把鲜奶提供给了另一家企业。小区的奶站站长说:“违约也好,抢奶也好,总之谁给的价高就给谁。”
  黑龙江双城市是雀巢咖啡的奶源基地。据当地奶农说,由于奶源紧缺,现在经常有上门收购的奶贩子,以更高的价格来抢奶,然后再卖给别的企业。朝阳乡一位姓李的奶农说,他现在就不给雀巢供奶,直接卖给私收的奶贩子。雀巢一公斤奶只给3.4元,加上折扣,最多剩下3元。而卖给奶贩子,一公斤能卖到3.6元。
  河北省望都县一位奶站负责人说,由于政府出面干预,现在各奶牛小区基本能按合同走,不会卖给别的乳企。但一个新问题是,各小区之间开始挖牛。奶源紧张之前,他的小区有奶牛500来头,一天能产不到5吨奶;从5、6月份奶价提高后,小区的奶牛就陆续被挖走,到现在已经走了100多头,带走了2吨奶。现在奶牛小区之间的关系大致是:这只眼盯着自己的牛防止挖,另一只眼盯着别人的牛准备挖。
  一些大型乳企认为,一些中小乳品企业在大型乳企多年来建立的稳固的奶源基地抢奶,不仅造成投资企业损失严重,也打击了企业建立奶源基地的积极性。
  记者调查发现,“抢奶潮”已将原料奶价格推至历史新高,不仅导致部分乳企生产成本突然大幅度增加,影响正常经营,而且也导致终端市场乳制品价格上涨。
  虽然现在企业给的价格很高,但根据以前的经验,奶源不再紧张后价格又会下跌,“过山车”似的奶价会再次打击奶牛养殖的积极性。内蒙古农牧业厅畜牧处处长白音说,合理的奶价是维护奶业平稳健康发展的关键,无论是长期低价还是抢奶造成的短期高价,都不利于奶业平稳健康发展。

获益甚少致奶农加速退场

  尽管新一轮奶价上涨幅度之大前所未有,但奶农从中受益很小,利润的大头都被中间商奶站或奶牛小区拿走。如果和价格同样上涨的养殖成本相比,奶价上涨带来的利润基本可以相互抵消。散户大量减少、奶源补充不足导致发生全国性奶荒。
  河北省行唐县的一些奶农说,年初奶牛小区给他们的奶价是每公斤3.1元,现在涨到了3.5元。而据记者了解,目前行唐县各奶牛小区供给乳企的奶价平均每公斤4.8元。此轮奶价上涨中,奶农每公斤奶获益0.4元,而奶站从中获益1.3元。河北省奶业协会秘书长袁运生说,过去奶站的收费方式是只提取每公斤0.3元至0.4元的管理费,而现在实行赚取牛奶购销差价的做法。以小区、奶站赚取牛奶购销差价1元每公斤计算,扣除0.2元的管理成本,纯利润为0.8元,一吨牛奶获利800元,一头单产5吨的奶牛能得到4000元,一个日产15吨奶的小区一年能赚430万元。君乐宝乳业说,目前,整个乳行业尚未形成健康、稳定、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,奶价低时奶农放弃养殖,杀牛转产;而奶价上涨时,奶站经营者获取了最大利益,奶农得不到实惠。
  在推进乳业规模化后,内蒙古、河北多地出现了散养奶农“卖牛杀牛”现象,去年末至今年初,这一现象开始加剧。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北店村的刘润福,是村里最早的养牛户,在2012年秋天卖了20多头奶牛,只留下2头。
  记者了解到,成本高、效益差、质量难保障——散户饲养奶牛的弊端越来越突出,“奶农”正在加速退出市场。刘润福说,卖掉奶牛实属无奈,虽然今年奶价涨了一些,但是刨去自家的草料、人工、水电,就不剩啥了。运气好点,还能挣一个牛犊子,运气不好就啥也没有了。“如今养牛就是赔钱。”
  黑龙江乳业协会秘书长张维银说,以前的卖牛现象是区域性的,或者是奶牛从收益低的地区向收益高的地区流动,或者是受某个乳品企业经营不好的影响,当地的奶农将奶牛杀掉或变卖,但此次是全局性的,呈遍地开花之势。
  内蒙古农牧厅对养殖户养殖意愿调查显示,继续养殖的占56%左右,主要是微利经营的规模养殖场和养殖大户;勉强维持的占30%左右,主要是轻微亏损或持平的中小规模养殖户;考虑退出的占14%左右,基本都是处于亏损状态的散养户。众多养殖户在饲草料、劳动力和水电费等经营成本不断攀升的压力下,养殖意愿普遍下降,处于徘徊不定的十字路口。

原奶供给缺口仍将长期存在

  大批奶农由于收益微薄,纷纷退出养殖市场。而规模化奶牛养殖基地建设缓慢,导致奶源供不应求,后续奶源增长乏力。未来3年到4年内,奶源紧缺化将成为制约我国乳业发展的一大瓶颈,这已成整个乳品行业的共识。由此带来的奶价高、企业成本攀高的影响也将长期存在。
  中国到底有多少头奶牛?行业人士说,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,实际上却能影响行业走向和决策。令人头疼的是这个数字现在众说纷纭,最大数和最小数相差近3倍。
  据相关部门统计,2012年,我国奶牛存栏1450万头。但这个数字在行内意见不一。有的认为奶牛的实际数量要小于这个数,甚至要小的多。有乳企估算,去年奶牛存栏不会超过1200万头;也有专家认为,这个数字应该在800万头到900万头之间;更有乳企估算,去年奶牛存栏不到600万头,今年将减少到480万头左右。
  与奶牛数量对应的是原奶产量,2012年官方数据奶产量为3744万吨;而有乳企认为实际产量仅为1570万吨,今年更减少到1300万吨。
  有乳企认为,存栏奶牛数量差异如此之大,固然有统计数据来源不同的原因。更主要的原因是,近年来,各地政府在上报奶牛养殖数量和奶产量时,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虚报情况。各地不愿主动面对奶牛养殖出现大幅下滑的局面,在传统大省的表现尤为突出,造成对全国总体数据的统计偏离实际数据。
  奶牛存栏的减少直接导致的奶源紧缺。据了解,除飞鹤公司此类自有奶源充足的企业,基本可以自产自足外,多数乳企处于“吃不饱”的现状。伊利集团目前由于市场销售旺盛,每天原料奶的缺口很大,远远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,蒙牛集团的原奶缺口也在1000吨左右。一些企业的生产点由于原奶不足,处于半停产的状态。
  而企业自有奶源基地,由于自有资金不足、融资渠道不畅等原因,同样进展缓慢。
  内蒙古农牧业厅表示,目前内蒙古100头以下奶牛的非规模化养殖比例为57.7%,仍是最主要的原料奶供给方。政府推进奶牛规模养殖发展的重点,应该是扶持中小养殖户及散户组建专业合作社,并逐步发展成为存栏1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场。但目前国家不支持存栏在300头以下养殖场建设,加之长期受效益偏低等因素影响,中小户规模化发展进程缓慢。

后记

  三聚氰胺事件后,我国奶源的增长速度与乳业的发展速度不相匹配,而民众对于牛奶需求的持续升高加剧了这种不匹配,也助推了奶价的不断攀升。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奶价居高不下的问题,必须合理简化由原奶至成奶的中间若干环节。此外,奶源紧张仍是制约我国奶业发展的关键性问题,需要奶业同行共同努力。

往期专题

地 址: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东路8号院锐创国
        际2号楼1012室

电 话:焦纯青 13911574412 010-65980517 / 65980535 / 65980579 - 601

传 真:010-65980594

E-mail:chinadairyv@163.com

网 址:www.chinadairyindustry.org.cn

本期责编:甄梦莹49152593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